<acronym id="xypkj"></acronym>
<table id="xypkj"></table>
<p id="xypkj"></p><pre id="xypkj"></pre><p id="xypkj"></p>
  • <table id="xypkj"><ruby id="xypkj"></ruby></table>

  • <td id="xypkj"></td>

    ?首頁?
    ? >? 資訊中心? >? 媒體聚焦
    央視新聞:在“山國”尼泊爾書寫“一帶一路”傳奇
    來源:央視新聞 時間:2022-08-25 字體:[ ]

    尼泊爾是“一帶一路”沿線重要國家。近年來,尼泊爾政府不斷優化投資環境,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來到尼泊爾,和當地人民一起建設這個國家。作為世界水電的領軍者,中國電力建設集團已先后在尼泊爾投資或承建了多個水利水電工程,上塔馬克西水電站就是其中一個。

    這個總裝機容量為456兆瓦的水電站,是尼泊爾最大的水電站項目,也被稱為該國的“三峽工程”。今年3月,上塔馬克西水電站全面投產,不僅極大緩解尼泊爾用電短缺問題,對促進該國能源結構調整,推動國家實現綠色發展,也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  從電力短缺到電力出口

    尼泊爾素有“山國”之稱,14.7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上,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有8座,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便位于中尼邊界上。背靠雪山,境內河流多,且水位落差大,這些資源稟賦使得尼泊爾的水電資源十分豐富。但由于基建能力薄弱,尼泊爾一直無法建設大型水利項目,電力缺口非常大。

    2006年,上塔馬克西項目經理雷春華來到水電資源豐富的尼泊爾工作,對當地電力基礎設施狀況有著切身體會。

    雷春華:“尼泊爾水資源相當豐富,有8000多萬千瓦的儲備總量,但是它可開發的大概是一半,大概有4300萬千瓦儲備量。截至目前,應該是開發了170萬千瓦,就可以滿足國內的需求。剛剛投產的上塔馬克西這個項目號稱‘尼泊爾三峽’,有45.6萬千瓦,大概占了30%。在這個項目投產之前,尼泊爾的電力供應主要是靠進口,非常不穩定,非常短缺。我印象很深,2000年左右,有時每天只供應6個小時的電,還得分兩次,白天一次晚上一次。當時,首都的各個地區是有一個計劃表,根據計劃安排,什么時間到什么時間,哪個區域來電,有時候手機都可能會充不滿電?!?/p>

    上塔馬克西水電站從2010年施工建設開始,因其巨大的體量而備受關注。該水電站總裝機456兆瓦,設計年平均發電量2281千兆瓦時。這是什么概念?就是可以滿足尼泊爾一半以上人民的生活用電需求。意義如此重大,難怪水電站開工建設以來,多位尼泊爾國家政要都曾前往參觀視察,關心項目的施工進展。

    現如今,隨著上塔馬克西水電站全面投產發電,加德滿都停電時間已經大大縮減,基本可以保證電力供應。與此同時,電站的建成為尼泊爾輕工業發展提供了助力,當地碾米廠、輪磨機產業的發展都受益于此。甚至于,尼泊爾已經從之前依賴電力進口,轉向了電力出口。

    雷春華:“前兩天我看到一個報紙,說上塔瑪克西電站是叫‘游戲規則的改變者’。就是說,以前尼泊爾靠從印度進口電力,現在已經可以向外出口電力了,因為170萬千瓦裝機已滿足其國內150萬千瓦使用的要求,現在大概有20萬千瓦電力的出口,他們已與印度談了一個(賣電)協議?,F在這邊電力保障,可以使日常生活得到保障,他們也鼓勵使用電力來進行生產生活,包括平時做飯,還有工廠,鼓勵他們使用電力。另外一個就是,綠色環保也提上日程,現在的電車也多了,就是電動的汽車,包括電動的摩托車、自行車這些都出現了,以前是不可能出現的,這都是因為電力有了保障?!?/p>

    雷春華說,自上塔馬克西水電站移交以來,就一直處于滿負荷運轉狀態,取得了很好的經濟效果。尤其是具備出口電能條件后,將為尼泊爾國內生產總值貢獻1%的產值。

    當然,由于尼泊爾的輸電設施本身比較落后,現在中國電建等企業也一直在幫助其進行升級改造,以進一步提升該國電氣化水平,推動國家實現綠色發展。

    在海拔2000米進行施工

    今年3月19日,項目正式投產之際,尼泊爾總理在投產儀式上向中方送交了一封感謝信,對中國水電集團表示感謝。雷春華說感到很驕傲,因為這是對中國水電和中國電建工作的肯定,更是對中國技術和中國方案的褒獎。

    回首一路走來的歷程,雷春華感慨萬千。為什么呢?因為這個過程太不容易了!

    尼泊爾國土面積是一個長方形的形狀,南北寬度大概是200公里,東西寬度大概700多公里,總共14萬平方公里。北面海拔比較高,有8000多米,但南面與印度接壤的是個平原,海拔約70~80米,高差降得非???。具體到上塔馬克西,這是一個高水頭的電站,海拔有2000米。

    設想一下,在海拔2000米處的喜馬拉雅山上,一點一滴地修路、開挖、施工,要面臨的技術難題可想而知。

    雷春華:“技術上我覺得有幾個難度比較大的,第一個就是工程豎井的深度非常大,兩條豎井都超過了300米,一個是375米的豎井,一個是313米的豎井,兩條豎井大概就680多米,將近700米,這兩條豎井的施工,目前在尼泊爾境內是第一,還沒有比它更高的。開挖也是非常困難,因為巖石的結構、形成的軟弱不均勻,豎井的施工難度比較大。我們在開挖過程中嘗試了各種方式,最終還是成功克服,順利開挖完成。另外,豎井混凝土的澆筑、運輸也比較困難,因為300多米,將近100多層樓的高度,最終我們是采用高揚程的混凝土泵,也是我們國產品牌,從下往上直接打了300多米,(難題)給成功地解決了?!?/p>

    艱難方顯勇毅。在作業空間受限、設備調配難度大、滲水點多等困難面前,項目部迅速成立科研攻關小組,夜以繼日地研討解決洞內通風除塵、照明、爆破擴挖、垂直運輸等技術課題。為了論證正向反井鉆機導孔鉆孔技術,當時的工區責任工程師朱曉峰連續加班五個多月,吃住在現場,緊盯開挖精度,保障施工成效。

    隨著洞身開挖的加深,圍巖條件始終未見好轉,加上漫長的雨季導致進場公路沿線頻繁出現塌方、滾石現象,造成交通堵塞,物資供應嚴重受阻。工區生產經理吳建峰帶領工人搶修施工道路,經常是一身泥水。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,他一干就是五六個月,胳膊被高海拔的紫外線曬到蛻了幾層皮,也從未叫苦喊累。

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工程豎井超前完成全線精準貫通,為項目圓滿履約奠定了堅實基礎。上下豎井合計687米的深度刷新了當時亞洲水電建設的新紀錄,也使上塔馬克西水電站成為尼泊爾水電領域的標桿工程。

    8.1級大地震的考驗

    上塔馬克西項目自2010年9月2日開工以來,經歷了很多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。讓雷春華記憶最深的,就是2015年尼泊爾“4.25”大地震。

    雷春華:“2015年4月25號,當地時間應該是12點,差兩分鐘12點,就11點58分,我到目前也是記得非常清楚,就發生了地震,8.1級。造成了很大的一個影響,就是道路塌方中斷,輸變電線路破壞,電力供應停止。地震發生了以后,我們首先立即啟動應急預案來進行應對。第一目標是保證我們的人員安全,其次才是減少財產的損失。當時,我們立刻搭設臨時抗震棚,也依靠軍隊和駐尼泊爾使館幫助展開人員救援?!?/p>

    地震發生時,項目員工雖然驚恐不已,但沒有手忙腳亂,他們憑借此前接受的自然災害應急演練的經驗,有序撤離至安全地帶。隨后,項目部緊鑼密鼓地開展了抗震救災工作。

    回憶起七年前的那段經歷,雷春華坦言自己并沒有感到恐懼和害怕,一心想著爭分奪秒進行救援,第一時間通過衛星通訊向國內匯報情況。當他想起來給家人打電話保平安時,衛星線路已經中斷了。

    雷春華:“說實話沒有(想到自己的安危),因為當時主要是關心大家,項目職工不能出現安全問題,把大家平平安安地救援出來,這是首先考慮的問題。第二個就是考慮穩定,包括后勤怎么保證大家能夠吃飽,撤退的時候誰先撤誰后撤,每一批哪些人,這些都是我考慮的事,對自己倒考慮的少一些。地震震了一分鐘,大概有個四五分鐘通訊是好的,還是可以給國內打電話打通。我第一時間給咱們后方總部進行匯報,等想到給家里報平安時,(通訊)已經中斷了。那應該是非常著急的,包括職工的家屬也非常著急,也是可以理解的?!?/p>

    危急時刻,彰顯大愛。在大地震突然襲來的生死時刻,上塔馬克西項目的中國建設者們選擇了堅守,選擇了擔當。在震后的一周內,雖然每天都有救援飛機前來救援,但項目員工一次次把撤離的機會留給了當地村民勞務。

    2015年5月1日,上塔馬克西項目部的職工終于可以撤離了,最先撤離的是女職工和新分配的大學生。最終,由于應急處理得當,人員撤離有序,上塔馬克西項目所有人員無一傷亡。

    接下來,在歷經一個月260多次的余震中,項目部始終不曾放棄過這座被尼泊爾人視為“國之榮耀”的水電站,而是積極籌備人力物力,對受損的進場道路展開清理,快速搶通生命線,展開災后重建。

    雷春華:“大壩出現了大的沉降,然后混凝土出現了裂縫,山上的滾石砸到混凝土結構,破壞掉了混凝土結構。隧洞里面因為沒有電力供應,排水設施不能運行,地下水滲水,把隧洞給淹了。包括道路地基塌方,上面滑坡造成道路整個被中斷,供電線路也是全部被破壞。我們大概是2015年的9月份,9月底,雨季結束以后,投入設備開始恢復道路,然后進場進行道路和現場施工的恢復?!?/p>

    在地震中,中國企業展現出了應有的責任和擔當。地震是4月25號發生的,而5月5日就是給尼泊爾勞務工人發工資的日子。受地震影響,項目部無法拿出足夠的現金支付尼方工人4月份的工資。雷春華心里清楚,這一個月的工資對于他們來說,可能是災難過后家人急盼的救命錢。該怎么辦呢?

    雷春華:“當時地震發生得非常突然,勞務回家比較著急,他們需要發放工資。當時每個月大概有幾千萬,兩三千萬的工資要發放,都是以現金方式,但當時也沒有準備那么多現金,都是我們(中方)職工,把自己平時攢的生活費,一筆一筆地收集起來,把勞務的工資給發放,讓他們撤回家的時候能夠及時重建他們自己的小家?!?/p>

    地震發生后,上塔馬克西項目部全體職工伸出援手,籌措資金給當地工人發放工資。大家你拿2000盧比,我出3000盧比,就連廚師買菜留的5000盧比也都盡數拿出,就這樣,湊出來的錢終于夠給尼泊爾工人發工資了。

    在排隊領工資時,一位當地工人流下了感動的淚水,他原以為自己一時半會領不到這筆救命錢,沒想到中國人自己出錢給他們發工資。

    中國建設者就是這樣與尼泊爾人民守望相助,譜寫出了中尼兩國友誼的新篇章。

    堅持屬地化管理

    恢復建設的上塔馬克西水電站,依然深受尼泊爾各界的關注。

    在2021年項目移交前,尼泊爾多位國家領導人都先后對工程進行實地考察,各大主流媒體也專門對工程建設進行跟蹤報道,業主單位對項目履約給予充分肯定。

    關注還遠不止這些,雷春華講述了一個項目被寫進大學教材的小故事。2013年,尼泊爾新出版了一部大學教材《水電工程》,在教材開篇顯著位置,介紹了中國電建在尼泊爾承建的三個工程項目——上塔馬克西水電站、庫里卡尼水電站和上馬相迪水電站。

    雷春華:“這個項目是一個比較典型的高水頭水電站項目,它涉及水電站建設的各個方方面面,有大壩、有隧洞,有地下廠房,有非常深的豎井,這些都是比較典型的一些案例,所以說被收錄到大學教材里面,也是供專業的學生來學習相關施工經驗和先進施工技術。也是總結經驗,為后續的水電站開發,包括施工和人才的儲備,做好人才培養?!?/p>

    有專家指出,中國電建通過在尼泊爾一個個工程項目的承建,成功鍛造形成了“尼泊爾經驗”,并長久涵養著后來者,尤其是項目先進的施工技術及優秀的屬地化管理經驗,極大影響著尼泊爾水電市場、技術及經濟等方面的發展。

    雷春華說,項目一直很注重本土化,通過“傳幫帶”模式培養出了一批尼泊爾技術工人。

    雷春華:“盡量做到本土化,也使用了大量的當地資源,在這個項目上可能達到10%左右,100個當地人大概10個中國人來去進行管理,中間有大量的技術工人,包括工程師、測量人員、商務人員,都使用大量的當地人。這個項目結束以后,向外也輸出了很多人,比如說我們向非洲目前施工的這些項目,輸送了很多的修理工、技術工人、工程師、測量人員,也是對他們當地人員技能水平的提高,相當于培訓的作用。采用一個中方人員帶幾個尼泊爾工人的形式,‘手把手’教他們必要的一些施工技能?!?/p>

    如今,伴隨著奔騰的塔馬克西河,電流正通過電纜輸送到尼泊爾國家電網,再分別送往千家萬戶,點亮了眾多尼泊爾人的生活。上塔馬克西項目也因此成為尼泊爾的明星項目,很多人都特意跑來“打卡”拍照。

    雷春華:“現在很多參觀的,因為已經蓄水發電了,道路升級改造以后也非常方便到現場。大壩蓄水以后,成了一個‘打卡’的地方,因為尼泊爾人也比較喜歡發自媒體、短視頻,去拍一些沿途風光,還有一些施工現場設施。很多人都去過,包括也有學校組織去參觀,關注還是很多的?!?/p>

    從2006年6月來到尼泊爾,雷春華已經在這個國家工作生活了16年。算起來,他已經有至少十年沒有陪家人過春節了,因為每年年初正是施工要緊的時候。但雷春華說,自己對這份付出并不后悔。

    雷春華:“(春節)我們施工是繼續的,大年三十下午放半天,然后大年初一上午放半天,大概就是一天時間。少說有十幾年(沒回家過年了),應該有10年是有了。因為這邊雨季是6—9月,雨季是比較集中的,10月份基本上雨季就結束了。作為我們水電建設來說,特別是露天施工的話,雨季是影響比較大的,所以說我們的施工高峰期一般在10月份以后到次年四五月份,我們的休假一般安排在雨季期間。很少能趕上在家過年,比較虧欠父母,家里孩子都管得很少?!?/p>

    從雷春華樸素的話語里,我們能夠感受到他對于水電事業的熱愛,也能感受到他希望建設更多海外精品項目的責任與擔當。當然,在尼泊爾,還有很多和雷春華一樣堅守崗位的中國建設者們。

    雪山不會忘記,在這里,中國建設者們以他鄉為故鄉,以建好工程、造福當地為使命,奮力打造“一帶一路”上的中國名片,托起中尼兩國人民的發展夢、富強夢。


    上塔馬克西水電站


    項目施工


    項目團隊

    雷春華

    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无码在线
    <acronym id="xypkj"></acronym>
    <table id="xypkj"></table>
    <p id="xypkj"></p><pre id="xypkj"></pre><p id="xypkj"></p>
  • <table id="xypkj"><ruby id="xypkj"></ruby></table>

  • <td id="xypkj"></td>